资源税改革这一年

更新时间:2017-10-12
分享到:

资源税改革这一年

(全景图片)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财税改革作为这一轮改革的“当头炮”,税制改革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源税的改革又是此轮税制改革中对生态文明建设最具促进作用的税制改革。

如今,作为名副其实的绿色税收,资源税改革全面推开已走过一年时光。一年来,资源税改革如何有序推进、平稳运行?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助力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发挥了怎样的作用?税务部门给出了这样一份答卷。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相关部门正在全面总结资源税改革经验的基础上,筹划稳步扩大水资源税试点范围,推动资源税立法工作,进一步推进资源税改革。

改革突进

在总结原油、煤炭等资源税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中国于2016年7月1日起,全面推开资源税清费立税、从价计征改革,进一步完善绿色税制,理顺资源税费关系,着力构建规范公平、调控合力、征管高效的资源税税制,形成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匹配的税制体系。

此次资源税改革,最大亮点是将从量计征变为从价计征,虽一字之差,却影响重大。

“从价计征建立了税收与资源价格直接挂钩的调节机制,使资源税收入与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优劣的矿价挂钩,有利于调节资源收益,保障资源产业持续健康运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同时增强全社会的生态保护意识。”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表示。

资源税改革顶层设计完成后,如何将一纸平面蓝图转化为立体生动的实践,推动资源税全面改革措施落准、落实、落细,让改革的红利充分释放?

从价计征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战略位置,从落实新发展理念、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高度对税收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即要充分发挥税收职能作用,以绿色税收促进绿色发展。

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部署,将“去产能”摆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位,提出煤炭等矿业产业要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

改革后的资源税采取从价计征的征收管理方式,使该项税收收入与矿价保持同步增减态势,助力矿产产业健康发展。以产煤大省山西为例,今年上半年,山西省煤炭价格出现一轮上涨,累计吨煤综合售价涨至433元,同比上涨201元,增幅87%;同期煤炭资源税收入达到139亿元,同比上涨151%,比改革前的从量定额方式增收119亿元,实现煤炭资源税与煤炭价格“正相关”。

“从价计征增强了资源税的调节功能,有效平抑了煤价高企带来的超额利润,煤炭市场未出现投机性炒矿。”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副司长孙群说。

价涨税增、理性的利润空间使企业自觉控制煤炭产量,防止行业过热;同时,政府借力资源税改革,积聚了财力并用于压减产能、安置职工、保护环境等方面,一年来共压减产量1.43亿吨,退出产能2325万吨。资源税改革不仅让煤炭产量保持理性,助力“去产能”,也让税收与行业发展联结更为紧密。

“以往,寻找富矿、丢弃贫矿的‘吃白菜心’式开发,造成资源严重浪费,与绿色发展的国家治理新理念相违背。”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汤继强表示,在此情况下,资源税促进资源节约利用、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功能定位更加清晰。特别是在资源税从价计征的正向调节作用下,矿产企业纷纷摒弃原来“采富弃贫”的经营模式,转而选择“吃干榨净”低品位矿。

四川攀钢矿业公司是生产精铁矿的企业。资源税改革前,由于旧税制采取从量定额的计税方式,企业不论开采高品位铁原矿还是开采低品位铁原矿,每吨都要承担5.7元的资源税,用矿价换算,低品位矿的税负达高品位矿的3倍。公司缺乏利用低品位矿的“动力”,选择将低品位矿闲置不用。

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后,新税制按铁精矿确定税率,对高品位、低品位矿“一视同仁”,税负更趋公平合理,“目前公司每一吨低品位原矿需缴纳资源税1.5元,与改革前需缴纳的5.7元相比,降幅达73%。”攀钢矿业公司财务负责人表示。借着资源税全面改革的“东风”,攀钢矿业正积极推进工艺升级,加大对低品位原矿的综合利用。

“改革后,从价计征对资源赋存条件好、价格高的多征税,条件差、价格低的少征税。通过价格的杠杆,促进企业合理利用资源。”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樊勇表示,这不仅有助于矿业企业健康发展,也为矿山治理、环境保护起到了有力促进作用。

水资源税改革先行

“实施水资源税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着眼保障水资源安全战略需要作出的一项重大改革部署,也是河北有效控制地下水开采、倒逼水资源节约集约利用的难得契机。”河北省地税局局长贾红星表示。

2016年7月1日,作为水资源最贫乏的省份之一,河北省率先试点水资源税改革,将地下水税负提高至地表水的4倍,对超计划用水加倍征收水资源税,特种行业取用水综合单位税额平均提高15倍以上。

“改革后抽取地下水、超采区、高耗水企业税负明显增加,较大的税额差有利于引导企业及时调整用水结构。”河北省地税局税政一处处长高会民说。为降低地下水用水成本压力,河北规模以上用水企业纷纷调整用水结构,如廊坊市前进钢铁公司投资建设废水深度处理综合利用项目与雨水回收工程,取用地下水不到用水总量的2%;再如处于地下水严重超采区的唐山三友集团通过加大地表水用量和改进海水淡化工艺,地下水用量比重从改革前的60%下降到当前的8.7%。

据统计,试点以后河北省取用水总量由2015年187亿立方米降至2016年182亿立方米,节约用水5亿多立方米。其中,地下水取用水量较上年降低6.56%,节水成效明显。

水资源税改革有效抑制抽采地下水的同时,也促使高耗水企业节约用水、倒逼特种行业转变用水方式。据河北相关部门对省内11个地市526家相关企业问卷调查数据显示,超四成的企业在改革试点后加大了节水设备投资、增加新节水设施;超三成的企业计划新增有关节水设施。

作为我国北方单体规模最大水泥生产企业——河北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在水资源税改革后,考虑到成本增长,该公司上线了国内首条国家级节能示范生产线,并对原有生产线进行节水改造,使年用水量从73万吨减少到46万吨,同比下降37%,同时对生产废水实施冷却和污水处理,用于矿山绿化和除尘,生产用水利用率达到了100%。

“河北水资源税改革提高了水资源利用率,更增强了企业节约用水的意识。只有向节能环保方向转型,才能减少企业成本,这也是当代企业转型发展的大趋势。”河北经贸大学教授古建芹说。

壮大地方财力

“数据显示,资源税改革一年来全国共为符合条件的企业减免资源税近42亿元,通过资源税收的调节作用,推动绿色发展。

5ye股票网,提供丰富全面的股票入门基础知识,炒股入门知识,学习股票知识从这里开始